.......很易找吧,這所謂的隱藏頁...-_-...


其實我譯了「全部變成F」第一章第一節及第二節的一半,但總覺得直接公開出來p太好(汗)先旨聲明,我譯得爛別打,還有,嚴禁轉載此頁文章

[15/7/2002] 完成了第一章第二節,新增的文章是藍色的。


全部變成F 森博嗣著 貓亂譯



登場人物


真賀田家

真賀田 左千朗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工學博士
真賀田 美千代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語言學者、左千朗的妻子
真賀田 四季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天才程式員、左千朗的女兒
栗本 其志雄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四季的同居人
佐佐木 栖麻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四季的同居人
真賀田 道流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四季的同居人
真賀田 未來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四季的妹妹
新藤 清二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真賀田研究所所長、左千朗的弟弟

真賀田研究所

新藤 裕見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清二的妻子
弓永 富彥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醫師
弓永 澄江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護士、富彥的妻子
山根 幸宏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真賀田研究所副所長
水谷 主稅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程式員主任
島田 文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程式員
望月 俊樹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護衛員
長谷部 聰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護衛員
Debora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研究所的管理系統MICHIRU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機械人
P1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搬運型機械人

其他人

儀同 世津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雜誌記者
犀川 創平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N大學工學部建築學科•助教授
國枝 桃子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N大學工學部建築學科•助手
(水)兵中 深志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N大學工學部建築學科•大學院生
西之園 萌繪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N大學工學部建築學科•1年生


 

 





第一章 白色的會面


 

 

 



現在是夏天,她想起了那樁事情。

在那被無表情的混凝土包圍著的的房間,感覺不到季節的變化。建築物的任何一個地方也找不到能竅視外界的窗子,歷史與時間也給人為的刻劃著,不會覺得冷或熱。
她想,恐怕人類以外的生物、動物和植物也不在此存在吧。

過分明白的小房間裡,幾乎什麼也沒有。空氣亦被過濾過,塵埃更是少之又少,只有人為的寧靜而已。她看到一張鋁製的椅子,便坐下去了。
面前是一個嵌在牆壁上的大螢光幕,畫面裡映著一個純白空間,如同她所身處的房間一樣。她抬頭,看見一個小鏡頭正向自己的方向俯視著。
畫面裡的映象並不是這房間的,因為沒有映出她來。

她就這樣默默地等待。
手袋放了在外頭,裡面有手提電腦和照相機,但外面的男人說不准帶任何東西進來。那個男人好像是這建築物的主人,感覺直率得令人有好感。

螢光幕開始有變化,畫面裡映著的房間出現了一個穿白色衣服的女人。由於房間過分明白,使人影的輪廓十分曖昧,但經鏡頭的自動調整,很快便能看清楚了。
螢光幕裡的女人坐下,望向這邊。她比想像中還更年輕。

「你好。」從擴音器中聽到女人的聲音。「妳叫什麼名字?」

「我叫西之園。」她回答說。「初次見面,我是……」

「不,我知道妳的姓氏,妳叫什麼名字?」

「萌繪。」

「萌繪?怎樣寫的?」

「草萌的萌,繪具的繪。」

「多少歲?」

「很快便二十了。」萌繪回答。雖然她早就準備了很多的問題,但卻意外地被畫面中的女性領導著對話。

「妳怎樣來到這裡的?」女人問。

「我乘直升機來的。」

「是不是所長的直升機?」

「不,不是。」萌繪搖頭。「嗯、真賀田博士……妳認識我的父親吧?」

「165乘以3367是多少呢?」

「是五十五萬……五千五百五十五,六個5字。」萌繪立即便答了出來,接著她有點驚訝地說:「為什麼…要我計算?」

「是在測試妳啊,因為我認為妳善長計算。」女人微微的笑了。「但是妳好像不善長7的計算呢,剛才妳在最後的部分花多了時間,為什麼?」

「並沒有不善長,7是我喜歡的數字。」萌繪翹起腳,令自己鎮定下來。

「不是,妳沒有發覺到呢。第一次背九因歌時,妳便不善長背七的一欄。是不是幼稚園時?還是更小的時侯?7是特別的數字。妳沒有兄弟姊妹吧?數字裡,只有7是孤獨的。」

萌繪確實是獨女。

「那個……可不可以問一點問題?」萌繪著手取回自己的主權。「我是為了父親的事而…」

「腦筋也動得很快呢。也有決斷力,而且…」女人直視著萌繪說:「妳的思考有飛躍性的特徵,那是妳最大的才能。對……我曾在十六年前見過西之園恭輔博士四次,有一次是在美國……那時候,妳也在一起。我向博士問過妳的名字,但妳卻哭出來了,所以得不到答案。妳那時穿著紅色的裙子,頭上綁了絲帶。是十六年前的三月……十六日,地點是Ёц⑦нみ⑦。」

「記得起嗎?還是…」萌繪驚訝地問。

「還是,因為今天妳到訪,我才調查了……妳是這樣想吧?」女人立即回答了。「是一個沒意義的問題。」

「妳在這裡住多久了?」萌繪強行扯到別的問題。

「不要問妳知道答案的問題吧。」女人又微笑了。「在談話中插入前序是多餘的,接續詞也不必要,因為我對由來脈絡這東西沒有興趣。」這樣說著,她單手撥一下長髮。

「殺了雙親的事是真的嗎?」萌繪瞬時又選了別的問題。

「嗯,有迅速的處事能力呢。洞察力、觀察力也很優秀。」女人以一把沒抑揚但發音很準的低沈聲音緩緩地道。「妳的雙親呢?是怎樣的人?」

萌繪瞬間隱藏了表情。

「我知道妳的雙親已經去世。」女人淡淡地說下去。「因此便要找我,妳覺得要這樣做吧?即使我告訴妳有關雙親的事,也不會有令妳滿足的情報。西之園博士很有紳士風度,但我沒見過太太。那我問妳,雙親在妳來說是怎樣的人呢?妳目擊到那墮機意外吧?」

「好像能看穿我的心呢。」萌繪牢好裝備,選擇說話。

「沒有心這種東西的。」女人再而微笑。「妳在說有關人類精神的話題呢,很好,我便奉陪一下吧…」

「妳是誰?」萌繪把突然浮起的疑問直接說出來。

「呀呀……真是嚇一跳,妳真的擁有一個很棒的頭腦。」女人這樣說,雙眼微微瞪大,暫默了一下。「這就是人類思考的銳利了。妳是剛才才突然想起這個問題吧?真的很棒……這是機械無法做到的,像"妳是誰"這樣的問題,人工知能也做不到呢。妳來這裡會見我及與我談話,只是短短數十秒便感到我和自己所想像的真賀田四季形像有出入,於是便無意識地問了這問題,妳那資料輸出的速度,機械是跟不上的。這是很重要的問題,我是真賀田四季,並非如妳所想是其他的奇怪人格。」

「真賀田博士,妳為什麼要殺害雙親?」萌繪重覆著同一個問題。

「"為什麼"這個問題,我答不到。」真賀田女史微笑著回答。「要是怎樣殺掉的話,那就答得出來,因為我是目擊者……」

「為什麼答不到?」

「因為不知道。雖然有想像過,但我認為沒有一個答案是合適的,我也想問問殺人者本人呢。」

「意思是說並非博士妳殺的嗎?」萌繪傾前了身體。

「沒錯。至少在我的意識中,那是真確的。妳在雙親死亡時,會不會對意外的原因有興趣?妳那時……」

「我那時十六歲。」萌繪冷靜地回答。「我對意外的原因沒有興趣,因為父親和母親也不會因此回來。」

「我的雙親,在我十四歲時便去世了。」真賀田女史的表情一點也沒有沉下來。「大家也說是我殺掉他們,但那也不能說是沒可能,因為我持著奪去雙親性命的凶器,染得全身是血……就如你所說,即使究明原因也創造不了什麼。」

「記不起來嗎?」

「這並不正確,我是記得的,連同怎樣殺掉,全部也記得。」真賀田女史以柔和的表情說著。「是人偶做的,我親眼看到。」

「人偶?」萌繪重覆著答案。「是怎樣的人偶?人偶是殺人犯嗎?」

「那就不知道了。」真賀田女史再一撥頭髮。「我明白大家也不相信我的話,但真實是和別人的理解無關連的。」

真賀田女史比萌繪年長得多,可是面前螢光幕所映照出來的,就像十多歲的女孩。纖細的下顎刻畫著深深的容貌特徵,還有白?的皮膚,也和日本人的形象不相符。黑長的頭髮梳得很整齊,遮著雙肩的一部分。在畫面中就只看到這些。

「嗯,那麼,就是說……是博士其他的人格犯了殺人罪嗎?」萌繒提問。

「那也應該不是。」真賀田女史立即回答。「在我之中存在別的人格是沒錯,但是呢,西之園小姐,在我之中的其他人是不認識我的雙親的。」

「為什麼妳知道?」

「因為我們一直有交談啊,已經很久了,所以那麼一點是知道的。試試把由一到十的數字分開兩組,之後把兩組的數字各自乘起來,兩組的積能不能相等呢?」

「不能。」萌繪是即答的。「因為其中一組有七在,積會變成七的倍數,但另一方沒有七,所以不會相等。」

「看,只有七是孤獨的吧?」真賀田女史道。「在我的人格中,抱有殺掉雙親的動機,只有我,真賀田四季喔。因此,要是我的肉體殺掉雙親,我不可能不記得。只有我是七……還有B及D也是。」

(B及D……?)萌繪並不明白這意思。

「請問,動機是什麼?」萌繪問。

「不知道呢,也許因為想到外面玩吧……」畫面中的真賀田女史回答。「從很多的証據中,是能判斷到這麼一點的。妳有想過動機這東西有什麼意義嗎?妳是為了問這樣的事才來這裡?」

「不是。」

「那進入正題吧。」真賀田女史這樣說,首次移開視線。「妳餘下的時間,還有十七分四十秒。」








現在是夏天,她想起了那樁事情。

畫面中的少女(沒錯,這樣稱呼較適合她)穿著白色的錦衣,不時亦看到她戴著薄薄的手套,也許正在做什麼工作。這裡本來就沒有季節變化,像達巴的便當盒一樣,是密封著的吧。

「博士已關在這房間裡十五年沒錯吧。」萌繪想起預備了的問題。「沒有季節變化,也沒有午間和晚上的房間裡渡過十五年,有沒有什麼轉變?對於雙親的死,又有什麼改變?」

「首先我拒絕回答第一個問題,我本就不是因自己的意思而關在這裡。正是如此,現今這特殊環境不可能對我的思想有積極的變化,只是在我心中,各樣東西也變得獨立起來,即是說,在某意義上把我安定下來,固定我所有的現實吧。」真賀田女史答。「剛才的問題,究竟和妳的人生有何關係呢?」

「不清楚。我……父親和母親去世後,曾有段時間賴在床上,覺得什麼也變得沒意義,對人類社會失去了興趣。博士的意見,是能做出剌激我生存下去的元素模型的樣本數據。」萌繪選著適當的說話。

「真是有趣的想法呢。」

「這些獨立能發揮出博士的能力嗎?」萌繪繼續發問。

「我在關進這裡前的十四年,已經驗過外界。因此,我能控制對外界的懷念,這不是生出來便有的能力。我所有的數據過分特殊了,看來不適合做妳的樣本。西之園小姐,妳的問題並不確切呢。妳該對犀川老師說了會來見我吧?」

「沒有,全因自己的獨斷而來到這裡。」萌繪低下頭回答。「我是因為對博士妳有興趣才來的,想問父親的事是謊話。」

「妳很率直。」真賀田女史微笑道﹕「妳在富裕的家庭中長大,父親是不是很嚴格?還有,對,對犀川老師懷有好感吧?」

「兩方的答案也是"YES"。」萌繪點頭。「博士……博士的研究之一,假想現實技術有什麼用處呢?」

「把話題轉移了呢。假想現實,也不過是普通的現實罷了。」真賀田女士回答。「要是想想現實對人類有什麼用,那便答到剛才的問題。」

「具體來說是怎樣的?」

「現實是超越有用或無用的範籌,不斷地干涉我們。人去洗衣服是基於衣服髒了這個現實,而這是否有用則是主觀的問題,如對洗衣店的人就是有用吧。這就是現實,也就是後來才能認清及辨別的幻象。看來妳是為雜誌取材,不寫記事簿也沒問題?」

「沒問題的,我記東西很強,不用擔心。」萌繪微笑起來。「那麼假想現實有什麼技術上的問題呢?」

「目前為止主要有三個障礙。第一,處理糸的硬件力量不足、第二,是否需要為使人們接受這技術而下功夫這種道德觀念問題、最後是第三,人們接受了後所產生的未知生物性影響。第一個問題,已有能著實解決的方法,我對於這方面的技術已研究有十年之久,電腦硬件容量方面已飛躍式的接近目標。第二個問題,很沉重呢,亦正如剛才我所講,要是由一出生便在假想現實的環境中成長便會能受吧,人是比程式更柔弱的東西呢。人們對這的反應也是當整個世代轉變後就能解決的問題。第三個問題,是在任何改變、革新的出現,也必會發生的精神性•肉體性病症呢。這方面既不在我的考慮範圍,我亦對這沒有興趣,說白一點這只是很微細的問題罷了。」

「我在大學是唸建築學科的。如果未來是這樣子,建築及都市等等會變成怎樣呢?博士對這些將來又是怎麼定義?」萌繪發問下一個問題。

「建築便會成為網絡上的防衛設施,都市會是系統。是一個總有一天要令硬件轉為軟件的概念呢。」真賀田女史進一步回答。「建築和都市不過是單單一個程式罷了。都市的概念既是擁有團體的意識和情報的途徑,那麼就和網絡這東西的概念很接近了。犀川老師也寫過同樣樣東西,妳有看過吧。當我說犀川老師時,妳突然問有關假想現實的事,對於我問妳是否對老師有好感時,妳卻平靜地回答我"YES"呢。」

「那物質性的傳輸是不是會消失?」萌繪無視真賀田女史的說話後半部而提問。

「對吧,恐怕這會變成跟寶石一樣的奢侈品,就連跟人握手也變成特別的事,人和人接觸的機會也是奢侈。亦因此不會有任何有關能源的問題,因為人類在將來只僅存很少的能源,不得不進入電子世界。若想保護地球環境,不該是人類移動,而是像我一樣關在房間裡呢。為什麼妳不肯說有關犀川老師的事呢?因為害羞嗎?」

「那就變得不能殺人吧。」萌繪把驟然想到的說出來。

「卓見。」真賀田女史優雅地微笑。「就如妳所說,西之園小姐。妳為什麼變得這麼喜歡犀川老師呢?」

萌繪想,這個問題是反擊。她慌張地把理論武裝重新裝備,因為她預感到恐怕無法阻擋女史的大波浪。

「犀川老師是我父親研究室門下的學生。」萌繪重整呼吸回答著。「他是爸爸最後的弟子,所以……我小時候已認識犀川老師,是一個頭腦極好的人,擁有柔軟的思考方式,很值得尊敬。」

「這不成答案啊,西之園小姐。」真賀田女史盯著萌繪的眼晴。「第一次和犀川老師見面是何時呢?還記得嗎?」

「記得,是我小學五年級時。」萌繪正直地回答。

「那時候,妳認為犀川老師怎樣?」真賀田女史沉著聲音發問。

「我發現有比我聰明的大人而很驚訝。」萌繪回答。「因為包括爸爸,我從沒遇過比我聰明的大人。」

「我卻沒有這種機會呢,妳真幸運。之後怎樣?喜歡上犀川老師嗎?還是討厭他了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萌繪俯下頭。

「有什麼事情嗎?那時候。」

「那時我表演了咭片魔術,我善長玩魔術的。」萌繪看著自己的鞋子,接著抬頭說話。「明明是給誰看也稱讚,而且還無人看穿的魔術,可是犀川老師卻毫無反應。我……我問他為什麼不驚訝時,他沒有回答。可是我明白老師是知道這魔術的詭計的。」

「那麼,妳覺得怎樣?」

「很不甘心,去想新的魔術。」萌繪回答了。一邊說著,那時的事情亦漸漸鮮明的回憶起來。

「不,我是問妳認為犀川老師怎樣。」真賀田女史目不轉睛地注視著萌繪,她的眼睛很淺色,是茶色的。

「大概,變得討厭他吧。」

「可是現在喜歡他吧?究竟是哪裡出了變化?」真賀田女史問下一個問題。

「那個……」萌繪再次往下望,凝望自己的鞋子。「那個,我想不起來,我想不起這樣的事。博士,為什麼要問我這些問題?」

「妳還記得雙親去世那天的事嗎?」真賀田女史仍是問下去。

「嗯,我記得很清楚。」

「妳有哭嗎?」

「有。」

「意外是在晚上發生吧?」

「沒錯。我到了機場迎接他們,意外是僅在飛機著陸前發生的」

「犀川老師也在吧?」

「他在。」

「西之園小姐,妳那天穿什麼衣服?」

「我記不得。」這麼答時,萌繪好像又快要想起來了。

 

待續...(吧?)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inserted by FC2 syst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