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笑的數學者 (笑マスゆ數學者)

Text:

節譯名句---


「有沒有問題呢,由明天開始,這裡……就餘下博士和君枝小姐了。」

「假如只有兩個人的話就不會殺人啊,西之園君。」犀川抬頭看著獵戶座像一邊說。「一個人被殺,另一個人便是犯人了。」

「以這理論來說,只有三個人也不會殺人呢。」萌繪停下來,雙目張大說著。「假如A先生被殺,知道自己是清白的B先生就會知道是C先生做吧?即是說,犯人的C先生會被B先生看穿,就變得不能殺人了。」

「如果地球只有三個人……就會如妳所說。」犀川微笑起來。「四個人又怎樣呢?」

「假設是四人,就有機會殺人了。」萌繪看似愉快的說著。「如果殺了A先生的是D先生……B先生會同時懷疑C先生和D先生,C先生也會懷疑B先生和D先生。結果無法肯定誰是犯人。那……這個,很有趣吧?」

「只是加多一個清白的人,殺人便可行吧。」犀川道。「真是蠻有趣的。就如只有三點時,它們相連而成的空間必會是平面,四點時就無法肯定了。」

取錄自「不笑的數學者」


comment:很有趣!!很有趣!!!很有趣!!!!(喂
原來是這樣啊...!沒有4個人以上便不會殺人!一直也沒想過這問題><

 

玩飽了鞦韆,少女飛跳下來,向著公園另一邊奔跑。
不經不覺太陽已升得那麼高,不小心不行呢。
跑到另一邊,便看到公園出口附近的時鐘。
離上私塾的時間,還有三十分鐘。
雖然是有很多小孩在玩,但他們都比自己年少。
有一個帶著狗的人,因為那狗兒看來很乖巧,想著去摸摸它。
當跑到那邊時,看到有一位戴著白色貝雷帽的老伯伯坐在長椅上,在他跟前有三個男孩圍著。

(在做什麼呢?)

少女忘了那狗兒,跑到老伯伯處。
老伯伯正在長椅前的地面畫著些什麼。

「這樣很奸茅呀!」其中一個男孩叫著。

地面上排著○和X,正在玩五子棋。

「讓我來玩!」少女雙眼發亮地走上前。

老伯伯看了看少女,對她微笑。而小男孩都走了。
少女先畫了○。
老伯伯即在旁畫了X。
畫呀畫呀,地上就滿佈了○和X。
但還是分不出勝負。
少女突然想起便看看時鐘。

「對不起,我要去私塾了。」

老伯伯再笑了一下,便站起身,在地面上畫了一大個圓形。
看著少女呆了的樣子,老伯伯走到圓形中心,擺好姿勢站著。

「你在幹什麼?」少女忍不住發問。
「能不能從圓形中心出到外面而又不踫著圓形呢?」老伯伯慢慢說著。

白色的貝雷帽戴歪了,老伯伯仍看著少女保持微笑。

(很奇怪啊……這個人……是不是腦袋有問題?)

「無法做到。」少女很有自信的回答。
「我做到。」老伯伯立即回應。
「說謊,怎可能……這是賴皮問題吧?」

老伯伯緩緩搖頭。

之後豎起一根手指,仍站在圓形中心沒動說﹕「這就是外面了。」
「那是堶惕r,才不是外面。」

少女已想走了,因為快要遲到。

(奇怪的人,為什麼那會是外面呢。)

一定是腦袋有問題的……姐姐說過有這些人。
走到公園的橫路前停下來。
看看時鐘。
無論如何就這樣回去覺得很不甘心。

(遲到點點也沒問題吧……)

少女猛然轉過頭。
老伯伯正坐在長椅上。

「喂,為什麼那是外面呢?」少女憤怒的問。

一邊跑邊去,就越是心有不甘。
老伯伯還是對她微笑著。
接著便緩緩地站起來,再一次企在圓形的中心。

「這個圓形,會變大的啊。不斷不斷、不斷不斷變大。地球是圓的,那最後會怎樣呢?」

少女想像一下。
圓形不斷變大。
變得比公園大,比小鎮還大……之後大得和地球的直徑一樣大。
接著呢?
接著……去到地球的另一面,這次圓形變小了。
咦?

「是這樣呢!比起堶情K…外面還要小啊!」少女發現這個便高興起來。「呀!這樣啊……那不就變成這個是外面嗎……?」

少女有趣得想飛跳起來。

「但是,到那時,是不是小的一方變成外面呢?」

老伯伯看著少女,笑著點頭了。

「喂,堶惟M外面是怎樣分辨的?」

老伯伯閉上一隻眼。
便回到長椅坐下。
坐下來時,白色貝雷帽掉下了。
老伯伯的頭髮是全白的。

「喂,哪才是堶惕r?」

少女再問一回。
老伯伯拾起帽子後,對少女說。

「由妳決定吧。」

取錄自「不笑的數學者」

comment:很深奧的說(笑
很喜歡這段結尾......這本數學者我很喜歡...

反而冰凍密室與博士們很一般


Back

 

inserted by FC2 system